您的位置:

首页>科学幻想>仙人御女录(原名: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07

仙人御女录(原名:肥宅科学家和他的女奴们)07
七、是男人就要开高达

  距改造欢欢小母狗之后,眨眼间过去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的时间,李大海的每天生活,无时无刻不与「我的宝贝小母狗」欢
欢腻歪在一起,可谓是纸醉金迷,糜烂放纵,房间内充满了石楠花的香气,真真
是乐不思地球。

  每天的日常就是,被欢欢早安咬醒,起床,干欢欢,吃早饭,遛欢欢,洗澡,
干欢欢,吃午饭,干欢欢……絶不给鸡儿放一刻的假。

  欢欢亦不愧是「天生的骚母狗」(「什幺先天淫犬,不就是天生的骚母狗吗。」
李大海语),对于身体的改造适应的飞快,现在已经可以在子宫环被来回拉扯刺
激引发的高潮下,正常的爬行和奔跑了,远不像刚刚改造完成之后那样的狼狈,
得到了李大海的大力夸奖。

  现在欢欢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早上和傍晚的遛狗,一到时间就叼起自己的
牵引绳爬到李大海脚下,欢快的摇着尾巴——是的,欢欢已经掌握了摇尾巴的诀
窍——抬起小脑袋,眼睛亮晶晶的望着李大海,提醒自己的主人:该给小母狗放
尿啦。

  李大海美这时会滋滋的接过牵引绳,将绳子一端的弹簧锁鈎「哢哒」的套在
欢欢乖巧伸出的舌头上的舌环上,得意的牵着欢欢乘上电梯,来到外面的山谷内,
打开遥控器,看着欢欢或在清晨的阳光中,或在夕阳的余晖下,抬起一条短短的
后腿,「哗哗」地让积攒的清亮尿液,在半空画出一个弧形。

  真是太美了!

  然后一人一狗,会在山谷中散散步,还会玩一会叼飞盘——欢欢最喜欢的游
戏之一——随着淫犬经的修习,欢欢现在叼飞盘越来越準,已经基本上百发百中
了。每当欢欢奋力跃起,在半空「哢」的叼住飞盘,然后落到地上时,后腿间悬
着的子宫总会在剧烈的颤动下,带给欢欢一次高潮,从被子宫颈环拉开的子宫口,
一抖一抖地吐出一小泡淫水来。有时李大海看得兴緻勃发,也会抱起欢欢,就地
操起欢欢脱出的子宫。

  这样的生活简直太棒了!每当李大海低吼着在欢欢的子宫里喷涌射出一股股
浓精时,都会这幺想。

  当然两个人(一人一狗?)在这三个月内也不是只有操来操去。李大海在晚
上搂着欢欢睡觉前——他虽然给欢欢準备了狗笼和睡觉的狗窝,但欢欢不喜欢,
每晚睡觉前总是执着的爬上床钻进李大海的怀里,久而久之李大海也就默认这样
了——详细的向欢欢解释了自己的来历、关于地球的种种常识,试图改正欢欢以
为自己是「仙人」这一错误认知。

  「唉?所以说,主人那里的仙人都不叫仙人,叫科学家?」欢欢依偎在李大
海怀里,睁大眼睛问道。

  李大海无奈放弃。

  除此之外,李大海还利用操玩欢欢的余暇(?)时间 ,给欢欢做了四只爪
套和一条腰带。爪套套在欢欢四肢末端,一来保护肢端娇嫩的皮肤,二来可以弹
出精钢爪子,可以配合欢欢正在修炼的「母狗功」御敌。「可是,万一主人抱着
欢欢的时候,不小心弹出爪子,伤到了主人怎幺办?」欢欢担心道。「这种事不
用你担心啦。这里有个安全锁,需要时再打开就行。总之你要是遇到危险,像这
样用前肢按一下地面,就会弹出爪子啦。」「哇。」

  另一条腰带在后背处绑了一个小包,里面是李大海改装的单兵护盾发生器,
只要检测到有可能造成伤害的冲击接近,就能自动张开——最高可以防御16mm口
径狙击步枪的子弹,每次充能后可连续维持 1个小时,在这个冷兵器的世界堪称
无敌。「我的宝贝欢欢小母狗可不能被什幺杂碎伤到了。」李大海心想。

  这天李大海心血来潮,牵着欢欢,参观了基地内大部分地方,包括那个放着
时光机的大空洞。「当初我就是乘坐这台机器,来到这个世界的。」李大海指着
雄伟的时光机道,「可惜启动这玩意需要十几座大型核电站同时供能,基地内只
有一座小型的核电站,根本喂不起这电老虎。」

  「所以说主人再也回不去地球啦?」欢欢今天的牵引绳挂在项圈上,因此可
以说话,「不过,这也不是什幺坏事啦,欢欢可以和主人一直在一起。」欢欢努
力的想安慰李大海,轻轻的摇着尾巴。

  李大海弯下腰,摸摸欢欢的头。回想起自己当初研究时光机的初衷,叹了口
气,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异世界,而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样,回到过去,改变未来。
但这已经是无可挽回的事情,现在的自己,也只有考虑怎幺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
了。不过,自己都有了欢欢这样乖巧可人的小母狗,回家什幺的,也不是很在意
的事情了。

  李大海收拾心情,突然想起基地里还有个好玩的大玩具,笑着对欢欢说:
「走,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说罢牵着欢欢走到基地下层,来到一个巨大的军
火库里。

  军火库深处,李大海费力的扯下一块巨大的帆布,露出被盖在下面的东西—
—一架巨大的机器人。机器人静静的立在那里,身上蒙了厚厚一层灰尘,有些地
方刷的油漆已经剥落。李大海站在机器人跟前上下打量着,感慨万千。

  欢欢仰起头,看着眼前的巨型机器人:「这、这是传说中守卫天庭大门的金
甲力士吗?怎幺一动不动?」

  李大海不屑:「什幺金甲力士。这可是高达,男人的浪漫。」

  「高达是什幺?」

  「高达幺,就是个外号啦,指的就是这个大家伙了,官方那边的名字叫『全
地形作战人形装甲机器人』。当年基地里有个前辈,是个狂热的机甲控,最大的
愿望就是造高达。本来幺,一开始谁也没把他异想天开的主意当回事,但突然上
面不知道抽了哪根筋,竟然真的给他批了一笔款子。那位前辈也确实牛逼,居然
真的把这玩意儿造出来了——据说里面有许多先进的技术,现在……呃,我穿越
前还在用。」李大海说着,拍了拍机器人的膝盖部分,以他的身高,也只能够得
到这里,「只是这高达的造价实在太过高昂,造一架这玩意,能造几十架最新式
的战斗机了,所以一直也没能量产,就这一台原型机,这些年一直被封存在这里,
落了这幺厚一层灰。」李大海顿了顿,又低声自言自语道:「要不是我发了一回
疯,那台时光机,估计也是同样的命运吧。」

  欢欢张开嘴巴,「哇」的惊叹了一声,也不知道听没听懂,自顾自的绕着机
器人爬了一圈,「这个大家伙可以动起来吗?」

  「当然要有人进去开才能动。虽然也能远程遥控,但哪里有自己亲自开来的
爽。果然高达就是男人的浪漫啊。」李大海嘿嘿笑着,转身弯腰抱起欢欢,「走,
我带你开高达出去兜兜风。」

  然而虽说要开高达兜风,但这机器人在军火库里放置了这幺多年,哪能说开
就开?李大海马上发现了这个问题,不禁有些扫兴的抱着欢欢回到上层生活区,
打算接下来几天内好好收拾收拾「高达」,体验一把「男人的浪漫」。

  三天后,重新保养上漆后(基地内自动维护机器人们的功劳)的高达浑身金
光闪闪,充满了骚包的气息,李大海志得意满的抱着欢欢,爬进了驾驶舱。欢欢
坐在李大海双腿之间,好奇的打量着驾驶室。

  李大海按照这几天生吞活剥的操作手册,开始启动机器人。只见电子屏幕上
闪出一串「General Unilateral Neuro-link Dispersive Autonomic Maneuver
Synthsis System」的字样,看的李大海目瞪口呆:「操,这前辈也太会玩了!」
又按下几个按钮,机器人头部的双眼亮了起来,驾驶舱外壁瞬间变得透明,四周
的景象看的清清楚楚,又引来欢欢一声惊呼。

  李大海不放心的把自己和欢欢用安全带牢牢绑在驾驶椅上,又遥控打开了高
达所在天井上面的盖板。

  轰隆声中,天井盖旋转着缓缓分开,外面清晨的阳光射入,洒在一身土豪金
的高达身上,顿时金光闪闪,恍如一具金甲巨人。

  「强袭自由,出击!」李大海装逼的喊道,浑然忘了强袭自由根本不是这一
身骚包的金色涂装的事实。

  机器人背后的动力炉喷出明亮的火焰,一飞冲天。

  李大海开着高达,迎着晨曦一路向东飞去,心理只觉得人生得意,莫过于此。
哪怕是给欢欢开苞那天,也比此刻稍逊一筹。「什幺超跑嫩模,跟我这开着高达
在天上飞,怀里抱着一只公主小母狗相比,逼格差了十八条街。」李大海得意的
仰天狂笑,也不怕乐极生悲,让高达失控,一头从天上栽下去。

  李大海心中快意,一路飙着高达,也不知飞了多远,不觉间看到了一条宽阔
大河,旁边远远的有一座大城。

  「这是什幺城?」李大海低头问怀里的欢欢。欢欢歪着脑袋道:「这座城好
大,比我们大周的上京还要大许多,又在一条大河边……不会就是南吴的京都临
江城吧?」

  「到了南吴的首都了?已经飞了这幺远了啊。」

  此时李大海驾驶高达飞在高空之中,一眼望去,临江城周围阡陌相连,村落
星罗棋布,在晨曦中升起道道炊烟,好一派田园风光。只是,那边远处的炊烟,
怎幺好像有点大?

  不对,这好像是着火了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李大海立刻转动方向,向着浓
烟所在开过去。

  等飞到近处,发现着火的竟然是一大片庄园。此时火势已渐渐熄灭,庄园被
烧得只剩一片废墟,但依稀可以从中窥见其完好之时的富丽堂皇。

  李大海让高达悬停在空中,皱着眉仔细的打量着火灾后的废墟。这幺大一片
庄园烧成白地,周围却静悄悄的连个救火的人都没有,虽然在大白天太阳底下,
也透着一股子阴森诡异。「该不会是被哪伙强盗抢了吧?但这是京城附近,什幺
强盗这幺牛逼?」他打开高达上的索敌系统,将下面庄园内的景象放大,又意外
的发现许多人的尸体。「看这打扮,好像是官兵?官兵怎幺会死在这里?——咦?
竟然还有活人?」只见一个穿着鹅黄长裙的女孩,跌跌撞撞的闯进摄像头的视野
中,面色苍白的好像死人,又原地晃了晃,晕倒在地。

  「咦,那个姐姐晕倒啦!」欢欢叫起来。

  李大海面色严肃,感觉这事情处处透着蹊跷,不过一个大活人倒在面前,也
没有视而不见的道理,而且自己手里有高达,十万大军来了也能正面刚一波,当
下不再顾忌,立刻降低高度,让高达缓缓落在那个女孩附近。

  「你呆在这里别动!」李大海对欢欢嘱咐了一句,打开驾驶舱,抓着绳揽落
到地面,走到女孩跟前。只见这个女孩约莫十五六岁年纪,穿着鹅黄的宫裙,眉
目如画,身形颀长,活脱脱一副模特苗子。探了探鼻息,呼吸均匀,身上也没什
幺明显的外伤,应该没有什幺生命危险。李大海望了望四周,只见浓烟飘飘,地
上零零落落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堆士兵的尸体,一丝动静也无。

  「莫非我真是什幺小说里面的主角,开个高达出个门都能捡一个小美女回来?」
李大海苦笑一声,打横抱起地上的女孩,返回高达驾驶舱内。

  「哇,这个姐姐好漂亮,主人把她也调教成性奴吧!」欢欢在驾驶室里大呼
小叫道。

  李大海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推土机,看见美女就想提棍破洞而入。只是
这个庄子肯定有问题,把她留在这太危险了。」李大海自顾自的解释道,也不知
道是在说给谁听,「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先回去吧。——咦,这是什幺?」

  只见从女孩衣服里,掉出一本书来。

  「《相马经》?这是什幺书?」

  「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合欢派流出来的教人如何辨别适合调教成母马的女孩
子的书!」欢欢坐在椅子上,叽叽喳喳的说道。

  「又是合欢派的?这门派真邪门。」李大海拿起《相马经》草草的翻了翻,
「话说这个白净净的小女孩,身上怎幺带着这玩意?」翻到后面,又从书页里掉
出来一页纸,两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小字,开头写着「千里神行篇」。

  李大海满头雾水,又看了看夹着纸的那一页,「千里马」三个字被人用红笔
圈了起来。李大海忘了一眼地上仍在昏迷的女孩,「这小丫头,不会是那个什幺
『千里马』的胚子吧?看着柔柔弱弱的,也不像啊。」又想起了刚刚进入云州城
时看到的母马拉车的一幕,「说起来,老子穿越到现在,还没弄个母马玩玩呢。
这小丫头衣着华贵,看起来颇有来头,应该不会愿意去当什幺母马——又不是人
人都像欢欢那样——身上为什幺带着这种书?算了,还是先带回去再说。」

  拿定主意,当下不再犹豫,立刻启动高达,带着欢欢和女孩再次起飞,向着
西方而去。

  李大海不知道的是,就在距离发现小女孩庄园不远处东边的密林里,正在进
行着另一场杀戮。

  一队衣着严整的士兵,列成阵型,端着弓弩,围着一群匪盗打扮的人,面无
表情的扣动机括,效率极高的射杀着对方,匪盗中一名光头大汉脸上带着长长一
道伤疤,看起来颇为显眼:「你们这些狗官兵,我们明明讲好的,如今为什幺要
杀人灭口?!」一旁「兵爷饶命啊!」「我把钱都给你们,求大爷饶我一命!」
「你们出尔反尔,不得好死!」的叫声此起彼伏。

  盗匪们或怒骂或求饶,也有的激起凶性试图反击,但没一会,就都被射杀倒
地,四周变得一片安静。

  一名面色青白,颌下无须的中年人好整以暇地踱过来,对一名身着银铠的军
官问道:「都处理好了?」「回公公,都处理了。」「很好,刚刚传来消息,二
皇子那边也办的差不多了。你们都闭紧嘴巴,把今天的事都给我烂到肚子里,日
后三皇子荣登大宝,咱家保诸位个锦绣前程。」「谢公公。」

  「刘公公!严校尉!不好了!」这时一名小兵,大呼小叫着跑了过来。

  「什幺事情这幺慌慌张张的!」严校尉怒斥道,旁边刘公公虽闭口不语,但
面色不虞,显然也因受到惊扰而有些不高兴。

  「刚、刚才弟兄们在林子外放哨,看到一个、一个金甲巨人,从天而降到苏
家庄里去了!」

  「什幺?金甲巨人?」

  「就是,浑身金光闪闪的,有……有翠红楼那幺高的巨人,从西边飞来,落
到了苏家庄里!」

  「你莫不是被翠红楼的婊子迷傻了?说什幺浑话呢!」

  「是、是真的!兄弟们全都看见了!」

  说话间,只听一阵轰鸣声,众人抬头一看,只见远处苏家庄方向,升起一具
金甲巨人,在朝阳下泛着金光,背对着众人,向西边飞去了。

  严校尉被眼前的奇景惊得目瞪口呆,愣神了良久,才不知所措的对刘公公问
道:「刘公公,您看这……」

  刘公公此时也是又惊又疑,面色阴晴不定:「把看到的几名斥候带过来,咱
家要好好问问。此事不要宣扬,待我报告三皇子再说。」

  严校尉鬆了一口气:「是。」

  这边李大海回到基地,带着欢欢和救回来的女孩进入房间。李大海看了一眼
屋子里的狗笼和满地的皮鞭、假阳具、口球、注射器和其他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
道具,老脸一红,转身决定先把女孩安放到隔壁的房间。

  「话说看到这个女孩,我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上了她。果然有了宝贝欢欢小
母狗之后,慾望降低了很多啊。」李大海恬不知耻的想道。

  吃过午饭,李大海端着吃食再次前去看望时,发现女孩竟不知何时已经醒来,
正静静的坐在床边,面带迷茫的打量着四周。

  「咦,你醒了?」李大海把米粥鹹菜放在桌子上,「饿了吗?」

  女孩眼中四散的焦距渐渐集中在了李大海身上:「上、上仙……」

  这些异界人有病吧,怎幺一个个的见到我就叫什幺「上仙」,老子长得有那
幺帅吗?

  「我不是什幺上仙……算了。你叫什幺名字?怎幺会孤身出现在那片被烧光
的庄子里?你父母家人呢?」

  女孩一开始神情还有些迷糊,一听到「父母家人」,立刻从床上起身,「扑
通」一声跪在李大海身前:「求上仙救救我的爹娘和家人!」

  「卧槽,这是干嘛?」

  …………

  李大海一脸懵逼的从女孩休息的房间里走出来,只觉自己得更加糊涂了。小
女孩说她叫苏鸾,而那座被毁的庄园,就是京畿鼎鼎有名的苏家庄。苏鸾对李大
海讲述了自己昨夜的见闻,火光,喊杀声,孙大娘,地窖,快刀刘和刀疤脸,说
到最后,居然神志已经渐渐清醒,说话也条理明晰起来,看的李大海啧啧称奇,
「这个女孩不简单。」

  苏鸾猝遭大难,又担惊受怕了一夜,早已支撑不住,草草喝了几口粥就睡下
了。李大海一边关上房门,一边想道:「既然灭苏家庄的是一伙强盗,为什幺我
却看到地上躺满了官兵的尸体?强盗把来救场的官兵都杀了逃之夭夭?这官兵也
太弱鸡了吧。 」只觉得越想越乱,越想越觉得苏家庄灭门案这滩浑水深不见底。
但有一点李大海却基本可以确定:苏鸾的父母家人,这会估计已经去见真正的
「神仙」了。无论是普通的抢劫也好,还是什幺惊天大阴谋也好,苏鸾的家人既
然现在都没出现,那幺恐怕都絶无幸理。苏鸾能活到现在,也纯粹只是运气好罢
了。李大海看了一眼已经关上的房门,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自己亲人一朝尽丧
的事实?

  「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先操欢欢去。」想到正在房间里等自己的小母狗,
李大海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回到房间,欢欢立刻摇着尾巴扑上来。李大海弯腰抱起欢欢,摸向欢欢腿间,
上下撸了几下子宫,欢欢马上呻吟出声,又掏出自己怒张的阳具,一手抱着小母
狗,一手两指熟练的分开脱出的子宫口,阳具对準,「哧溜」一下插了进去,一
边插着一边走向自己的大床。欢欢自从被改造之后,身体变得极为敏感,只是被
插入,就已经来了一波小高潮。小母狗把前肢搭在李大海肩膀上,两条短短的后
腿拚命张开,铁链把子宫口拉的张开的大大的,让主人的大肉棒更加顺滑的操弄
自己的子宫。李大海阳具一下下抽插欢欢的子宫口,把子宫环连着的铁链带的哗
哗作响,欢欢粉嫩的脱出子宫被铁链锁住,无法回到阴道,只能拚命的吞纳李大
海蛮横的肉棒,吐出一股股的淫水来。

  李大海坐在床边,双手抱着欢欢的腰,像使用飞机杯一般上下抛动,欢欢眼
神迷离,啊啊的叫着,短短的四肢胡乱摆动,也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

  一番云雨之后,李大海搂着已经沈沈睡去的欢欢,想起了今天迷雾重重的苏
家庄。「这明明是一本金大腿的穿越爽文小说,怎幺眨眼间画风突变,成了悬疑
解密文了……算了,管它什幺酥家糖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又想起小
美女苏鸾来,「话说那小妞的腿真长,不知道要是调教成母马会是什幺样子……」
胡思乱想之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